全省經濟工作會議指出,我省少數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負債率過高,要做到未雨綢繆、心中有數、防控在先,各級要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把政府債務作為硬指標,納入政績考核,舉債要負責,離任要審計。
  “‘控制和化解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被首次明確為經濟工作的重要任務,凸顯出這一工作重要而緊迫,對江蘇來說也是如此。”南京大學教授錢志新解讀說,如果當前經濟在穩中有進的同時也穩中有險,那麼,地方債無疑就是風險源頭之一。儘管自今年8月開始的新一輪全國地方債審計的結果至今未出,但“債務總量仍安全,部分地區風險較集中”的結論性“評語”已不時傳出。錢志新認為,目前國際上較通行的公共債務占GDP標準的警戒線是80%,以此衡量,江蘇的政府性債務占GDP比重也在可控的安全範圍內,各地是有償債能力的。省財政廳廳長劉捍東也表示,總體而言,江蘇政府債務規模與經濟總量、經濟發展現實需要是匹配的、適當的。
  但是,總體上“風險可控”並不能掩蓋少數地方負債率過高的風險。今年,我省一些地方因“發債速度過快導致償債能力下降”屢屢被媒體關註,就是一種警示。長期參與地方債發行運作的南京證券固定收益部總監王寧認為,江蘇債券融資規模全國居前,一是因為在全國較早意識到了提升債券直接融資的重要性,抓住了2008年以後債券爆髮式增長的機遇;二是由於經濟發展質量較好、投資需求相對旺盛,債券信用也較好,下轉A2版
  上接A1版承銷商都願意往江蘇跑。但問題也隨著地方債發展太快而來,“現在下到鄉鎮一級的各個政府層面都有負債,債務發行渠道、形式多樣,許多債務很隱蔽,成為風險高發地。衡量地方債的風險,宏觀上看規模是否超出償債能力,微觀上看資金投向是否合理、是否形成了良性循環,因此,地方債項目也有‘好孩子’與‘壞孩子’之分。”
  地方債發行過快、局部風險驟升,有著複雜的成因。目前,從中央到地方都在探索化解風險之策。全省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堅持短期應對措施和長期制度建設相結合,加快探索建立以政府債券為主體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制,逐步將地方政府性債務分門別類納入全口徑預算管理,嚴格政府舉債程序,逐步建立地方政府財務報告制度,對債務高風險地區進行風險預警。
  “中央賦予地方政府依法適度舉債融資權限,是未來值得期待的改革舉措,江蘇應早作准備。”南京證券研究所所長周旭說,今年,江蘇作為財政部新增的可自行發債試點省份,發行了兩期共153億元地方債,受到市場青睞。如此以市場化方式由地方政府發債,公開透明,是以陽光負債的機制替代隱性負債的機制。
  地方政府熱衷於發債,一大苦衷是“要做的事太多,手裡的錢太少”。針對這一問題,目前,自上而下正在啟動以建立事權和財權相適應為目標之一的財稅體制新改革。日前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站在理順市、區兩級財權關係層面上打比方說,就像一個孩子工作以後,應讓其自己管錢過日子,如果全部包辦的話,孩子就只能圍著你轉無法自立發展。因此,要讓區縣有充分的財權,同時成為執行主體和責任主體,要自我運轉起來。“不能一天到晚就知道向市裡要錢”,王寧說,向上要不到錢,自身財力又不夠,“逼”著地方政府發債籌措資金。
  “地方政府熱衷發債,還有一大衝動,就是追求GDP,因為長期以來GDP是官員政績考核最重要的指揮棒。”周旭說,但是,現在“指揮棒”轉向了,淡化GDP,突出民生福祉,正成為新導向,最近全國各地紛紛下調明年GDP增長目標。江蘇把政府債務作為考核硬指標,發出的明確信號是:以前那種“為官一任,留債一方”的發展套路行不通了。
  本報記者吉 強  (原標題:政府性債務,誰舉債誰負責)
創作者介紹

傢俱行

kz39kzyd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